南方共同市场

( 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 )

编辑
南方共同市场(Mercado Común del Sur -MERCOSUR),是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共同市场。1991年3月26日,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4国总统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签署《亚松森条约》(条约于同年11月29日生效),宣布建立南方共同市场。此后,南共市先后接纳智利(1996年10月)、玻利维亚(1997年)、秘鲁(2003年)、厄瓜多尔(2004年12月)和哥伦比亚(2004年12月)等国为其联系国。该组织宗旨是通过有效利用资源、保护环境、协调宏观经济政策、加强经济互补,促进成员国科技进步,最终实现经济政治一体化。
中文名:
南方共同市场
外文名:
MERCOSUR
成立时间:
1991年3月26日
成员国:
6个
联系国:
7个

目录

作用功能 

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 是拉美地区举足轻重的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由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等4个成员国以及智利和玻利维亚两个联系国组成,共有2.2亿人口,年产值超过1万亿美元,贸易额达2000亿美元。南共市建立于1991年3月26日,试运转3年后于1995年1月1日正式运行。成立以来,南共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2014年已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集团。而且,该组织的合作范围还在向其它领域,特别是政治、外交领域拓展。

南共市成员国间绝大部分商品实行无关税自由贸易,共同对外关税则为23%。

南方共同市场为各成员国带来了巨大的现实利益。南共市成员国间贸易和对外贸易增长显著。4个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从1991年的40多亿美元猛增到1998年的210多亿美元,平均每年递增20%。1995年,南共市和欧盟签署框架协议,计划于下世纪初实现两集团间自由贸易,2013年双边贸易额已经达到550亿美元。1998年4月南共市还与安弟斯共同体签署了框架协议,力争在2000年以前实现两集团间的自由贸易。

共同市场充满活力的运转和广阔的发展前景吸引了众多投资者,2013年流入该地区的外国直接投资已超过350亿美元。成员国之间的相互投资也随之增多,各个领域的合作关系均有长足进展,相互依存的程度不断加深。

但是2014年初以来,南共市最大的成员国巴西因本国货币雷亚尔大幅贬值而引发金融动荡,使巴西本国的经济陷入严重困境,也给拉美其它国家带来不利影响。南方共同市场面临着组建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在这种背景下,一体化进程。此举能否使其渡过难关,将是区域内外共同关注的问题。

 

剧情简介

   1991年3月26日,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4国总统在巴拉圭首都签署《亚松森条约》,宣布建立南方共同市场(简称南共市)。该条约于当年11月29日正式生效。1995年1月1日南共市正式运行,关税联盟开始生效。

演职员表

   通过有效利用资源、保护环境、协调宏观经济政策、加强经济互补,促进成员国科技进步和实现经济现代化,进而改善人民生活条件并推动拉美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发展。

角色介绍

   正式成员国为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联系国为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苏里南、圭亚那。厄瓜多尔于2013年正式申请入市。

发行信息

理事会

最高决策机构。由成员国外交部长和经济部长组成。理事会主席由各缔约国外长轮流担任,任期半年。每年至少举行一次(必要时可召开若干次)成员国首脑会议,理事会负责首脑会议的筹备和组织工作。

共同市场小组

执行机构。负责实施条约和理事会作出的决议,就贸易开放计划、协调宏观经济政策、与第三国商签经贸协定等提出建议。共同市场小组由各成员国派出4名正式成员和4名候补成员组成,代表本国外交部、经济部和中央银行。下设贸易事务、海关事务、技术标准、税收和金融政策、陆路运输、海上运输、工业和技术政策、农业政策、能源政策和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等10个工作组。共同市场小组行政秘书处设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

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

南共市贸易委员会

区内贸易事务机构。下设税务和商品名录、海关事务、贸易规则、保护竞争力等8个分委会。

南共市议会

立法机构。实行一院制,由各成员国各18名议员组成,总部设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

南共市秘书处

行政机构,设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

南共市常设仲裁法院

司法机构,解决成员国间争端。

主要活动

截至2001年底,南共市举行了20次首脑会议。

1992年6月,第4次首脑会议决定,在"南方共同市场条约"中增加"实行民主体制"条款。

1993年7月1日,第4次首脑会议宣布自当年7月1日起内部贸易减免75%的关税,以后每半年再减少7个百分点,1994年底基本消除所有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形成自由贸易区。

1994年12月16日,第7次首脑会议宣布南方共同市场自1995年1月1日起正式运行,关税联盟开始生效,实行统一对外关税税率。

1996年6月,南共市与智利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确定在8~15年间相互逐步降低关税,最终实现自由贸易。9月,智利正式成为南共市联系国。同年12月,同玻利维亚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双方承诺于2015年实现自由贸易。1997年3月,玻利维亚正式成为南共市的第二个联系国。1997年6月南共市同秘鲁就以"4+1"模式接纳秘鲁为成员问题开始谈判。

1997年底南共市决定,从1997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12月31日止,将共同对外关税提高3个百分点,即最高共同关税达到23%(乌拉圭、巴拉圭暂不实施)。

南方共同市场南方共同市场

1997年第13次首脑会议决定,就成员国之间开放服务贸易开始谈判,并讨论制定有关政府采购制度。

1998年4月16日,南共市和安共体签署了一项旨在2000年建立集团间自由贸易区的框架协议,6月29日两集团相互交换了互惠关税产品清单。此后两集团间的谈判一直徘徊不前,巴西单独与安共体达成关税优惠协议。

1998年7月第14次首脑会议就相互开放电信、交通、金融、能源等领域的服务贸易达成了一致。会议发表《联合公报》,宣布南共市及其联系国为"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和平区",强调民主体制是一体化进程的根本保障。

1999年2月21日至22日,南共市成员国首脑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会晤,重点讨论了就巴西金融动荡和南共市国家经济形势,协调了立场。会晤后发表了声明,强调南共市现行运行机制有利于寻求解决危机,重申加强自由贸易的原则。

1999年6月15日,南方共同市场第16次首脑会议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举行。会议主要讨论了地区政治、民主化、经贸及同欧盟自由贸易谈判策略等问题,会后发表了《联合公报》。会议决定成立宏观经济协调高级小组,确定了通过协调成员国宏观经济政策,建立本地区货币联盟的战略目标;协调了同欧盟就建立自由贸易区谈判的立场;重申愿和安第斯共同体继续谈判,推动建立南美自由贸易区。

1999年6月召开的第16次首脑会议确定了通过协调成员国宏观经济政策,建立本地区货币联盟的战略目标。会议重申,南共市内不允许独裁政府存在,持续实施民主体制是南共市一体化进程得以发展的基本条件。对经历了3月政治危机之后成立的巴拉圭新政府表示支持。会议认为加强内部协调,加速一体化进程有利于促进该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严峻挑战。

1999年8月南共市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磋商解决阿根廷和巴西间贸易争端,但未取得实质结果。

1999年12月8日,南共市第17次首脑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成员国总统和乌拉圭当选总统及联系国智利总统和玻利维亚外长与会。会议发表了联合声明和两份公报,重申实施民主体制是推进南共市一体化发展进程的政治保障和动力;呼吁各成员 国克服经济困难,解决贸易摩擦;对西雅图世贸组织部长会议无果而终表示遗憾,决心在新一轮世贸谈判中努力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权益。各国表示将加强国际事合作,决定建立成员国外交部间人权问题磋商制度。

1999年2月,南共市-欧盟第一届商务论坛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行,南共市四国首脑及私营企业界人士与会。 6月,在第一届拉美和欧盟国家首脑会议上,南共市与欧盟决定于11月就建立自由贸易区谈判的原则、方式和非关税问题正式开始磋商,2001年7月1日启动关税和敏感商品的谈判,计划于2005年建成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1999年6月,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分别同南共市签署了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的协定。

2000年第18次首脑会议决定在2001年3月前制定统一宏观经济政策,并提议建立欧盟"马约"式的货币同盟和解决贸易争端机制,确定相互投资准则及加强社会领域合作的具体协议。同年第19次首脑会议确定自2002年起,各国通胀率控制在5%以下(巴拉圭除外),自2010年起,各国公债和财政赤字分别控制在GDP的40%和3%以内。会议决定将南共市共同对外关税下调0.5%。会议就争论已久的汽车贸易达成协议,2001-2006年,乌、巴(拉圭)两国可对进口汽车征收23%的关税,巴、阿两国将征收35%关税。同时,允许乌每年向巴、阿各出口2万辆国产率不低于50%的汽车和价值6000万美元的汽车配件。

2001年6月21-22日,南方共同市场第20届首脑会议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召开,各成员国和智、玻两个联系国总统与会,委内瑞拉和莫桑比克总统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会议决定要加强内部协调与合作,以集团形式与美国和欧盟开展自由贸易对话并为此分别成立贸易谈判小组,年底前重新启动与安共体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会议决定从2002年1月起降低共同对外关税。2001年12月15日成立贸易争端仲裁法庭。

2001年7月,南共市同欧盟就建立自由贸易区举行又一轮谈判,欧盟答应将肉类、粮食、食糖和奶制品等"敏感产品"贸易问题纳入谈判。

2001年10月,南共市成员国在拉美一体化协会总部正式签署了汽车贸易协定。规定自2001年10月11日至2006年12月31日在南共市成员国内部生产并销售的各式汽车及配件关税降为0,对地区外汽车、农用机车和配件分别征收35%、14%和2%的共同进口关税。

2001年12月20-21日,南共市第21届首脑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召开。由于阿根廷爆发危机,总统德拉鲁阿辞职,此会被迫改为非正式会议,所有原订议题延至下次会议。本次会议仅通过了一项对阿局势表示遗憾、呼吁国际社会对阿提供紧急援助的联合声明。

2002年7月4日至5日,南共市第22次首脑会议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墨西哥总统福克斯作为特邀嘉宾首次出席会议。南共市同墨西哥签署了允许成员国单独与墨发展双边自由贸易的框架协议;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三国间就扩大汽车贸易签署了双边协议。会议还责成南共市小组研究将行政秘书处改建成技术秘书处的可能性,并决定将世贸组织中的反倾销条款运用于南共市常设仲裁法庭机制中。

2003年6月,南共市第24届首脑会议就尽早全面建成共同市场的措施和步骤达成共识,并决定根据巴西的建议制定"2006议程", 确定2006年前南共市必须实现的目标。

2003年12月16日,在蒙得维的亚举行的第25次首脑会议上决定增设常设代表委员会,阿根廷前总统杜阿尔德任委员会主席。他的任务是提出各项建议,协调成员国的经济政策,代表南共市参加国际谈判。

2005年12月9日,南共市第29届首脑 会议通过了建立南共市议会和南共市结构转换基金规定等协议。同时,在南美能源合作、投资、南共市内部结构改革等一系列问题达成了广泛协议。除南共市成员国的总统外,应邀出席本届南共市首脑会议的还有南共市"联系国"智利、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领导人以及来自亚洲、北美、欧洲、非洲等地区组织和国际组织的代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特使、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也应邀出席了会议。

2006年7月,南共市成员国签署议定书,决定吸纳委内瑞拉为正式成员,但必须由4国议会批准议定书后,委内瑞拉才能享有成员的权利。截至2007年12月,该议定书在乌拉圭和阿根廷获得批准。南共市先后接纳智利(1996年10月)、玻利维亚(1997年)、秘鲁(2003年)、厄瓜多尔(2004年12月)和墨西哥等国为其联系国。

2007年1月,南共市首脑会议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与会领导人均主张消除分歧,加强团结,继续推进地区一体化进程,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

2007年12月,第34届南共市首脑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与会七国领导人呼吁加强地区一体化进程。

2008年7月,第35届南共市国家首脑会议在阿根廷北方城市图库曼举行。会议通过的声明强调将继续推动地区一体化进程,并强烈谴责欧盟的新移民法案。南共市成员国贸易将弃用美元 南共市力争年内消除双重关税。

2009年7月,南共市第37届首脑会议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举行。会议发表声明谴责洪都拉斯政变,宣布不承认洪临时政府及其举行的任何选举。会议还讨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取消双重征税及区内贸易壁垒、地区统一货币、加强南共市建设、甲型H1N1流感等议题。

2009年12月,南共市第38届首脑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各国重点围绕加强南共市建设、推动与欧盟签署自贸协定等议题进行了讨论。

2010年8月,南共市第39届首脑会议在阿根廷圣胡安举行,成员国通过了《共同关税条例》,并就取消双重征税、加强基础设施一体化、加快与欧盟商签自贸协定等议题达成一致。

2010年12月,南共市第40届首脑会议在巴西伊瓜苏举行,会议发表共同声明,成员国签署了一系列旨在进一步强化南共市各国经济和社会一体化的合作文件。

2011年6月,南共市第41届首脑会议在巴拉圭亚松森举行,各国讨论了宏观经济协调、货物自由流通、基础设施和科研一体化等议题,发表了联合声明。

2011年12月,南共市第42届峰会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各国对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入市"、加强贸易保护措施、加大区内外贸易合作等议题进行了讨论并发表联合声明。

2012年6月,南共市第43届峰会在阿根廷门多萨举行,会议通过并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南方共同市场关于进一步加强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声明》,就加快经济一体化进程等议题进行讨论并发表联合声明。会议宣布暂时中止巴拉圭成员国资格、同意接纳委内瑞拉为正式成员国。

2012年7月,南共市特别峰会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会议通过委内瑞拉成为南共市正式成员国的决议,实现南共市成立21年来首次扩员。

2012年12月,南共市第44届峰会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会议接纳玻利维亚为第六个成员国(尚待各成员国议会批准),并就金融合作、社会、科技一体化等议题进行讨论并发表联合声明,特别强调将加强与中国和欧盟的关系。会议决定继续暂停巴拉圭成员国资格。

2013年7月,南共市第45届首脑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会议就巩固关税同盟、深化一体化进程等进行讨论并发表共同声明,决定在巴拉圭总统卡特斯8月正式就职后恢复该国成员国身份。南共市还宣布将申请成为中美洲一体化体系观察员,在非洲设立联合商务处,推进与欧亚关税同盟商签经贸合作协议等。

2014年7月,南共市第46届首脑会议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举行,会议围绕促进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加强地区经贸合作、推进地区一体化进程等进行讨论并发表共同声明。此外,还就南方银行、推动建立南共市-"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加勒比石油计划"-加勒比共同体互补经济区、阿根廷主权债务重组、未成年移民权利、加沙地区局势等发表特别声明。

2014年12月,南共市第47届首脑会议在阿根廷巴拉那举行,峰会就扩大区内外贸易、深化地区一体化、推动地区外向型发展、与欧盟进行自贸谈判等议题展开讨论,研究接纳玻利维亚为成员国的法律程序和技术性问题,发表《南共市成员国总统联合公报》、《南共市成员国和联系国总统联合公报》等成果文件,同黎巴嫩、突尼斯就深化双方经贸关系签署合作协议。峰会就美古开启关系正常化进程向古巴人民和政府表示祝贺。会后巴西接任南共市轮值主席国。

2015年7月,南共市第48届首脑会议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会议就南共市扩员、应对经济挑战、便利区内贸易、推进与欧盟自贸谈判等议题达成共识,发表《南共市成员国总统联合公报》、《南共市成员国和联系国联合公报》等成果文件,接纳玻利维亚为该组织第六个成员国,决定在半年内就取消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制定行动计划,将结构趋同基金(FOCEM)展期10年。峰会就马岛问题发表特别声明,谴责英国单方面在马岛附近海域进行石油勘探作业,敦促英国与阿根廷尽早重启有关谈判。

2015年12月,南共市第49届首脑会议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举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缺席。会议发表联合公报和对外关系、人权、难民及马岛问题等4份特别声明,决定继续深化南共市一体化,成立边境一体化工作组;促进共同发展,保障社会民生;加强民主体制,维护人权;协调网络信息安全政策;推动与欧盟互换减免关税商品清单,尽早与太平洋联盟举行高级别会议。会后乌拉圭接任轮值主席国。

2017年7月,南共市第50届首脑会议在阿根廷门多萨举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缺席。会议就促进区内投资便利化、推动与欧盟签署自贸协定、加强与太平洋联盟联系、扩大同亚太国家对话合作等议题展开讨论,并就委内瑞拉局势发表声明,呼吁委朝野双方通过对话解决政治危机。会议还发表联合公报和关于气候变化、基础设施建设、可持续发展等特别声明,并签署该组织同哥伦比亚经济互补协定升级协议。会后巴西接任轮值主席国。

2017年12月,南共市第51届首脑会议在巴西利亚举行,成员国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及联系国玻利维亚、圭亚那总统出席,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缺席。会议就促进区内贸易投资便利化、扩大对外经贸合作、推动与欧盟签署自贸协定、加强同太平洋联盟联系、敦促委内瑞拉尊重民主人权等议题展开讨论,发表《南共市成员国和玻利维亚总统联合公报》等成果文件,并签署《南共市公共采购议定书》。会后巴拉圭接任轮值主席国。

2018年6月,南方共同市场第52届首脑会议17日至18日在巴拉圭举行。巴西、乌拉圭、巴拉圭总统、阿根廷、玻利维亚副总统、智利外长等成员国及联系国代表出席。会议就应对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局势、推进同欧盟自贸谈判等议题进行讨论。会后,乌正式接任轮值主席国。乌外长表示,乌任内将推动南共市重启同中国对话,并将加强同新加坡、印尼、东盟、欧亚联盟等伙伴贸易磋商。


对外关系

南共市积极发展同世界主要国家或集团的关系,已同中国、欧盟、东盟、日本、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建立了对话或合作机制。

与欧盟关系

1995年12月南共市与欧盟签署了《区域性合作框架协议》,决定2005年建成跨洲自由贸易区。1998年7月22日,欧盟委员会决定启动与南共市四国和智利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谈判。南共市第14次首脑会议对欧盟提出的谈判倡议予以积极回应,在第16次首脑会议上协调了和欧盟谈判的共同立场。1999年6月,欧盟与南共市宣布将于当年11月就建立自由贸易区谈判的原则、方式和非关税问题正式开始磋商,2001年7月1日启动关税和敏感商品的谈判。2002年5月,在第二届欧拉首脑会议上,南共市与欧盟决定于7月开始新一轮自由贸易谈判,至2002年11月,南共市与欧盟共进行了八轮贸易谈判,并取得了重大进展。2004年因在农产品和工业产品市场准入问题上分歧严重,南共市与欧盟中止自贸谈判,2010年5月双方宣布重启自贸协定谈判。2013年1月,双方在首届欧盟-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峰会期间就自贸谈判举行部长级会议,决定于2013年第四季度前提交各自谈判条件。同年12月,应欧盟请求,双方推迟谈判进程。2014年7月,南共市第46届首脑会议共同声明中表示,南共市方面已形成与欧盟谈判的共同立场,愿与欧盟早日完成条件交换。2015年7月,南共市第48届首脑会议决定加快推进与欧盟自贸谈判,于当年第四季度与欧方互换减免关税商品清单,力争早日达成共识。

与安共体关系

2003年12月南共市第25届首脑会议上,南共市与安共体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商定在未来10-15年内逐步取消关税,并自2004年4月开始制定减免关税产品清单。

与其他国家关系

南共市于1996年与智利、2002年与墨西哥签署经济互补协议。1998年7月,南共市及其联系国首脑与南非总统曼德拉共同签署了关于扩大南共市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贸易的谅解备忘录。2004年,南共市分别与印度和南部非洲关税同盟(SACU)签署贸易优惠协定,与摩洛哥签署贸易框架协议。2005年,南共市与海湾合作委员会签署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10年12月,南共市同古巴、印度、印尼、马来西亚、韩国、埃及、摩洛哥等7国在发展中国家全球贸易优惠制度框架(SGPC)内签署关税优惠协定,同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签署自贸框架协议。南共市分别于2007年与以色列、2010年与埃及、2011年与巴勒斯坦签署自贸协定。2014年12月,南共市同黎巴嫩、突尼斯就深化双方经贸关系签署合作协议。

同我国的关系

1996年11月,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致函南共市时任轮值主席国巴西外长兰普雷亚,提议建立中国─南共市对话机制,得到南共市的积极响应和支持。

1997年10月,由南共市轮值主席国、乌拉圭外交部埃斯皮诺萨大使率领的南共市代表团访华,同中方举行首次对话。代表团分别同外交部李肇星副部长和外经贸部孙振宇副部长,就双边政治和经贸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进行了会谈。钱副总理和外交部部长助理杨洁篪分别会见了代表团。双方签署了首次对话纪要。

1998年10月9日,中国和南方共同市场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第二次对话。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杨洁篪和外经贸部部长助理高虎城共同率团同由南方共同市场代理轮值主席、巴西大使雷纳多·马尔格斯率领的南共市代表团进行了对话。双方一致强调,要进一步加强经贸和企业合作,并就促进技术合作问题进行了磋商。双方签署了第二次对话纪要,并举行了企业家座谈会。

2000年10月18日,应外交部邀请,南方共同市场轮值主席国、巴西副外长利马率领的南方共同市场代表团访华,在北京同中方举行第三次对话。温家宝副总理会见。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杨洁篪和外经贸部副部长周可仁分别与南共市代表团举行了工作会谈。双方就中国同南共市政治和经贸关系以及重大国际问题交换了看法,表示愿意继续加强在国际经贸领域的合作。杨洁篪副外长和南共市代表团团长、巴西副外长利马大使签署了第三次对话纪要。中国贸促会会长俞晓松会见并宴请代表团。

2003年9月,周文重副外长率团赴乌拉圭,举行中南第四次对话,双方就进一步加强对话机制和开展务实合作交换了意见。中方提出愿在企业交流、农牧、医疗和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与南共市各国进一步开展合作。南共市提出拟于2004年在上海举办商展。

2004年6月,周文重副外长与以南共市轮值主席国阿根廷副外长雷德拉多为团长的南共市代表团在北京举行中国-南共市第五次对话,双方回顾了自1997年建立对话关系以来中南友好合作所取得的重要进展,一致认为对话为增进相互了解和推动双方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化发挥了积极作用;双方决定正式启动中国-南共市对话联络小组,并初步就中国-南共市自由贸易谈判交换看法,决定各自开始进行可行性研究。

2005年12月,胡锦涛主席特使、建设部部长汪光焘应邀出席南共市第29届首脑会议。

2011年1月,李金章副外长致电祝贺吉马良斯担任南共市首任高级总代表。

2012年6月,温家宝总理在访问阿根廷期间与南共市轮值主席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及巴西总统罗塞芙、乌拉圭总统穆希卡共同出席中国与南共市国家领导人视频会议,就深化双方关系、加强经贸合作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并就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南方共同市场关于进一步加强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声明》达成一致。2012年6月,南共市第43届首脑会议正式发表上述联合声明中国驻阿根廷大使殷恒民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应邀与会。

2012年8月,我时任主管部领导致电祝贺拉马略担任南共市新任高级总代表。

2012年11月,南共市派代表团参加上海国际食品展并举办南共市日活动。中国-南共市经贸会议在上海举办,双方就落实联合声明等进行交流。

2015年9月,外交部拉美司司长祝青桥应约会见南共市高级总代表菲耶尔,双方就中国与南共市对话和合作事宜交换看法。

2016年12月,中国政府拉美事务特别代表殷恒民在访问乌拉圭期间会见南共市高级总代表菲耶尔,就中南合作进行交流。

2017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民出席金砖国家和南方共同市场国家总检察长会议联合研讨会,并代表金砖国家总检察长致辞。

面临问题

从运作形式及发展水平来看,它的进程是非常缓慢的。其主要制约因素如下。

1.成员国间存在诸多分歧,内部协调有待加强。

南共市5个成员国和5个联系国之间没有太多历史纠葛,但因同属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较为类似,成员国和联系国的利益追求有所趋同,这势必造成一些利益争端。自1995年成立以来,南共市内部的分歧和争端一直没有间断过。其中以巴西和阿根廷的矛盾最为突出,两国贸易争端甚至上升到政治层面,直接影响南共市整体目标的实现,阻碍一体化的进一步深化。虽然南共市在巴西的对外政策中更具有国际战略性质,但从实际效果来看,作为地区政治大国和经济大国的巴西并没有很好尽到领导国的责任。一方面,南共市内部经济发展水平不尽相同,既包括经济开放程度较高的智利,也涵括了巴西和墨西哥两个地区经济大国,同时也存在玻利维亚、巴拉圭、秘鲁等非常贫困的国家。在这样的集团内部,客观存在着一定的产业冲突。另一方面,成员国和联系国也无法真正实现宏观经济政策一致的主观目标。如何在发展中求均衡,在自由贸易中照顾弱国的困难,是摆在南共市各国领导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2.美国的"分而治之"政策及南共市内部的离心倾向使南共市难以粘合成一个有机整体。

除了内部因素外,南共市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美国所推行的"美洲自由贸易区"政策的巨大挑战。随着美拉在美洲自由贸易区谈判上陷入僵局,美国采取了"分而治之"的政策,借以分散南美、特别是南共市的力量。由于受1990年来拉美内部经济危机等因素的影响,南共市成员国曾一度放弃共同对外谈判的立场,独自寻求摆脱危机的解决办法。阿根廷曾多次表示要与美国缔结双边贸易协定。2002年,乌拉圭前总统巴特列也表示:"南共市要么抱在一起死亡,要么各自寻找生路。"为了摆脱对南共市的过分依赖,乌拉圭决定独自与美国举行自由贸易谈判,希望在美国找到更大的出口市场,以此振兴本国经济。此外,巴拉圭企业部门也曾要求政府退出南共市。巴拉圭前总统杜阿尔特曾表示:"南共市继续是一个挑战,对许多人来说它继续是一种梦想。但如果我们看到它的一些进展,我们就可以获得重要的迹象。"巴拉圭前外长拉奇德则指出:"像欧盟这样一体化最为完整的集团都遇到了困难!我们怎么能说我们正在走出幼稚阶段,走进成熟阶段!我们仍然有许多路要走。"

3.受政治影响较大,政策上的不连续性使南共市的发展出现较强的阶段性特征。

在拉美历史上,存在一个非常明显的传统,即对外政策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执政者的意愿。由于受这种因素的影响,南共市从建立至今体现出非连续性的阶段性发展。以巴西为例。南共市是在卡多佐第一次执政时期建成的,但由于巴西和阿根廷当时的执政党与美国的关系相对较好,在推动南共市内部体制建设上,很多决议仅停留在书面形式,付诸实施的计划少之又少。有统计数字表明,南共市建立以来,共签署了近100项协议,但4个成员国议会表决通过的协议仅21项。④近几年来,由于巴西和阿根廷左派政党的上台,两国的外交政策出现较为明显的回归南美的倾向,正是在这种强化一体化的意愿指导下,南共市内部合作得到一定的强化,规模也得到进一步的扩大,协作机制也开始逐步完善。另外,南共市受成员国的政治形势影响较大,由于近五年南共市成员国频繁出现政治形势和经济形势的不稳定,加之巴西马上面临2006年的总统大选,南共市的发展前景不是太明朗。

 

未来发展

从当前西半球的整体局势来看,由于受到美国积极推进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影响,南共市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谈到南共市的未来发展,不妨作出如下预测。

1.在美洲自由贸易区建立之前,南共市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尽管南共市成员国和联系国加入南共市的政治意图和经济意图不尽相同,但从几个主要国家来看,南共市在它们的对外政策中具有绝对的战略优先地位。巴西凭借着南共市这个平台,一方面增强本国在南美洲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在国际事务中寻求更大的发言权,争取更重要的国际地位。2000年以来巴西具备的国际影响力,除了自身的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外,南共市的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阿根廷虽然不具备巴西的实力,但南共市也是作为它参与国际事务的一个重要平台。巴西对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设想是:先扩大南共市,然后建立南美自由贸易区,与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进行自由贸易谈判,最后再与北美自由贸易区进行对等谈判。因此,在美洲自由贸易区建成之前,南共市的"北扩"与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南伸"将会同时出现。另外,南共市与欧、亚等跨地区的谈判步伐很可能会加快。

2.巴西、阿根廷等主要国家利用南共市的力量在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中向美国要价不会有太多妥协。由于美国是所有南共市国家最大的贸易国和投资国,因此,南共市国家不太可能对美国采取一味的抵制。但也应看到,南共市的集团力量已在之前的谈判中得到了体现,并且取得一定的成效。客观地说,美洲自由贸易区最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但这种以南共市集体力量向美国要价的局面仍将继续。

3.如果美国倡导的美洲自由贸易区最终实现,南共市的地区及国际地位将受到很大程度的削弱,这势必影响南美大国的国际战略考虑。因此,如何应对美洲自由贸易建成后将给整个地区带来的新局面是南共市未来发展的关键所在。

所获成就

南共市于2012年7月3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特别会议,宣布接纳委内瑞拉为其新的成员国,因此南共市成员国由原来的4个增至5个。2012年12月,南共市正式启动玻利维亚加入南共市的进程。在完成相关加盟手续之后,玻利维亚终将成为继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和委内瑞拉之后的南共市第6个成员国。

1995~2000,区内贸易增长迅速,阿根廷经济危机过后,区内贸易再次出现增长势头。

在1991年签订《亚松森条约》之前,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4国间的贸易总额仅为51亿美元;1995年,区内贸易额达150多亿美元;1996年增至174亿美元;1997年达211亿美元。内部贸易占4国出口总量的比重从1991年的11.1%增至1997年的24.7%;1998年区内贸易略有减少,但与1997年基本持平;1999年区内贸易额较1998年减少了50亿美元。随后,在阿根廷经济危机、乌拉圭经济危机和巴西金融动荡的影响下,南共市区内贸易额一度跌落到2002年的105亿美元。2003年,随着拉美经济的整体复苏,南共市区内贸易有所回升,但恢复速度远远不及前三年的下降速度;2004年,区内4国贸易额较2003年增加了约42亿美元,但仍不及1997年的贸易水平。巴西和阿根廷是南共市的核心,在南共市的区内贸易中,巴西和阿根廷的双边贸易额占区内贸易总额的绝大部分。2000年,两国贸易额甚至占区内贸易总额的90%以上。近两年来,阿根廷经济的复苏促使南方共同市场内的贸易额提升了57%。2005年1~5月,巴西出口至阿根廷的贸易总额达4340万美元,与2004年同期相比提高了27%。乌拉圭和巴拉圭与其他成员国的贸易在2000以来也得到一定的增长。

南共市规模不断扩大,地区一体化进展显著。

南共市是拉美最大的一体化经济组织。南共市运行后,巴西和阿根廷把南共市作为其推行外交政策的平台,积极加强南共市内部的合作,进而实现南美洲共同体的目标。在成员国的努力下,加之南共市在拉美的影响力日益加强,南共市的规模不断扩大。2005年12月,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南方共同市场第29届首脑会议同意吸收委内瑞拉为南共市成员国,这使南共市的成员国增加到5个。除5个成员国外,南美洲又有5个国家成为南共市的联系国。1996年6月,南共市与智利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9月,智利正式成为南共市联系国;1997年3月,玻利维亚成为南共市第二个联系国;2003年12月,秘鲁成为南共市联系国;2004年12月,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也被吸纳为南共市的联系国。另外,2004年7月8日,在伊瓜苏举行的第26届南共市国家首脑会议上,墨西哥也成为南共市"观察员国"。此外,巴拿马、加拿大等中美洲和北美洲国家也表示出加入南共市的愿望。

除加强内部的经济整合外,南共市在推进南美洲一体化方面取得较大进展。南共市成立之初,巴西认为,南共市只不过是"南美洲一体化的雏形",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建立一个包括所有南美洲国家在内的南美洲自由贸易区。2004年12月8日,在秘鲁库斯科召开的第3届南美洲国家首脑会议通过了《库斯科声明》,南美洲国家共同体正式宣告成立,这是南美洲地区一体化进程中具有历史意义的里程碑事件。在促成南美洲共同体方面,巴西和阿根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3.内部机制逐步完善,成员国合作不断加强。

南共市最初的设想是通过贸易自由化实现像欧盟一样的政治-经济统一体。尽管目前距离这种初衷仍很远,但在过去的十年间,南共市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还是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在经济方面取得了如下进展。到2005年上半年为止,南共市召开了28届成员国首脑会议,签署了近100项协议。通过这些协议,南共市在自由贸易、经济政策协调、对外共同关税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1998年,南共市就相互开放电信、交通、金融、能源等领域的服务贸易达成一致。1999年,确定通过协调成员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建立本地区货币联盟的战略目标。2000年,决定制定统一宏观经济政策,并提议建立欧盟式的货币同盟和解决贸易争端机制。2001年,签署了汽车贸易协定。2003年,成员国同意推动成立南共市争端仲裁法庭和南共市议会,支持巴西提出的2006年实现"关税同盟"的倡议。2003年,成员国就成立南共市常设代表委员会、协调共同关税政策、加强贸易仲裁法院作用、合理解决贸易纠纷、完善南共市金融体系等达成共识。2004年,南共市通过正式设立贸易争端仲裁法庭和加强成员国之间信息、环境保护、农业技术合作等决议;宣布成立南共市统一基金,以此减少区内成员国的经济差距,还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协定从2008年起执行)。2005年5月,南共市落实了地区一体化基金的数额和运作方式。该基金的筹资计划是,2006年、2007年和2008年分别为5000万美元、7500万美元和1亿美元,以后每年的筹资额为1亿美元。资金分担份额分别为:巴西占70%,阿根廷占27%,乌拉圭占2%,巴拉圭占1%。4国在基金中的受益比重是:巴拉圭占36%、乌拉圭占24%、巴西和阿根廷合占40%。在政治方面取得了如下进展。早在1992年南共市成立之前的第4次首脑会议上,就在"南方共同市场条约"中增加了"实行民主体制"的条款,但直到1999年召开第16届首脑会议才对"实行民主体制"的条款作出规定,本次会议重申了南共市不允许独裁政府的存在,持续实施民主体制是南共市一体化进程得以发展的基本前提。随后,在第17次首脑会议上,再次重申实施民主体制是推进南共市一体化发展进程的政治保障和动力,同时,还就加强成员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达成了一致,决定建立成员国外交部间人权问题的磋商制度。2001年,南共市决定加强内部协调与合作,以集团形式与美国和欧盟开展自由贸易对话,重新启动与安共体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谈判。2004年12月,第27届首脑会议决定,在2006年12月31日前建立南共市议会,在政治和外交上协调立场,共同行动,维护南共市的整体利益。2005年1月,智利总统拉戈斯在访问乌拉圭期间,与乌拉圭总统巴斯克斯一致认为,进一步加强南共市的政治作用,有利于南共市成员国协调立场,共同参与国际谈判。拉戈斯指出,南共市应加强政治一体化,而不是仅扮演类似"海关共同体"的经济角色。

南共市的政治意义更多地体现在它以一种集体的力量在国际事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地位,这一点在巴西的对外政策中反映得尤为明显。卢拉当选总统后,首次出访的国家是阿根廷,这体现了阿根廷、或者是南共市在巴西对外政策中的战略地位。卢拉多次强调,阿根廷是巴西具有战略意义的伙伴国家,巴西要与阿根廷一道重振南共市,以南共市作为一个整体,在同美国和欧盟进行谈判时"并肩作战"。对巴西来说,南共市更像是一个政治平台,巴西希望凭借南共市加强拉美、特别是南美洲地区内的合作,使拉美成为一个利益整体,进而加强其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特别是在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问题上,巴西希望能利用其在南共市的领袖国地位在与美国对话中寻求更大的回旋余地。巴西外长阿莫林对此表示,南共市最大成果之一是在与第三方谈判时用一个声音说话,这是维护整体利益和各自利益的需要。阿根廷对南共市发展持有一种谨慎的态度,认为南共市的发展应该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稳步发展,而巴西提议的组建议会及发行共同货币更应是在"共同市场具备雏形之后再考虑的问题"。但同巴西一样,阿根廷也认识到南共市在本国外交政策中的重要地位,在经历经济危机的沉重打击后,阿根廷也意识到密切与巴西等南共市国家的盟友关系,能为本国在国际谈判等事务上添加不少的砝码。对于乌拉圭和巴拉圭来说,由于国力较弱,南共市成为它们参与国际事务的最好平台。

参考资料
  • 1.    南方共同市场-外交部  .外交部[引用日期]
  • 2.    中国同南方共同市场的关系-外交部  .外交部[引用日期]